明江.空羽

破写文的,偶尔画点图,更新时间不定

江湖快报1314 开和元年八月三十日 第一期

写在前面:原型是我和我的一些网友们,实质就是一个披着武侠皮的仙侠小说,世界背景不是原创,从各处借鉴而来

序:

   昔日扬言拯救世界的少年为何突然归隐山林占山为王过上种田为生的落魄生活,曾经天真无邪的可爱正太为何变得冷酷无情,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敬请关注今日江湖快报,沙雕空羽在线直播一代宗师与冷血纨绔的爱恨情仇blabla…

正文……

很久很久以前,巨龙……呸!跑题了。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美丽的国度,国王和王后有一个漂亮的王子和一个可爱的的公主,王子和公主在一次外出中失踪了,国王和王后非常伤心,这时王宫中突然出现一个声音。

  “让我去找师傅吧!”所有人都看向了声音的来源——一个十二岁的小男孩,国王认识他,那是王子的徒弟,袁梓臻,也是除了王子和公主以外的全国第三的除妖师,国王不放心,就派了全国第一的炼药师许珉和全国第一的剑士贺彰协助他,三人带着全国的希望出发了——却成了这个国家唯三的幸存者。

十年后

“阿卓,去接阿辞回来吃饭。”一个蓝衣男子从房间探出头,对院子里看书的少年说到。少年抬起头,答到“好的纸真,今天吃什么啊?”“土豆炖鸡。”房间里传来了声音。三人吃完饭,男子站起身,说“我出去一趟,今天不回来了。”另外两人头也不抬,答到“哦。”贺辞问:“那明天回来吗?”梓臻束好头发,拿起剑,轻飘飘地说了一句“看情况,不许偷懒哦,我回来检查你们的功课。”贺辞撇撇嘴,“讨厌,梓臻你怎么这样!”梓臻轻笑一声飘出了门。轻念咒语打开了山上的结界,又在出去后自动关上了。

武林盟总部

“来了来了!”顾疏齐看见一个蓝色的身影说道。“盟主。”袁梓臻恭敬地行了一礼,顾疏齐忙道:“你我之间何必客气,来来来,云暝你来看看这个。”他将一张纸放在袁梓臻的面前,指着上面的内容说:“孔文谨啊,是孔文谨唉!孔家家主哎!我想了一下,这个任务本来应该莫期来做的,但是他最近还没有回来,所以就只有你去了,你一定可以的吧?这个任务对我们来说很重要!!!”说完,他目不转睛的盯着袁梓臻,所有人都盯着他,袁梓臻接过任务单,看了一下,就笑了,他淡淡地开口:“好。”

袁梓臻走出武林盟,放下头发,穿上外衣,把剑收好,拿出扇子,俨然一副世家公子的模样,慢慢向孔家走去。

画渣试图凑热闹



  薛洋睁开眼睛,往身边一看,晓星尘不见了。“道长?你到哪里去了?”薛洋慌了神,连忙从床上跳下,几下穿好鞋子,把义庄里里外外找了一遍,最后坐在门槛上,望着天空出神,“你还是走了……”薛洋就这么发呆了一个上午,竟然睡着了。

下午,薛洋感到有些饿了,就打算去找点吃的,等他回家时,在门口被人蒙住了眼睛,他正打算转过身给那个蒙住他眼睛的人一剑,就听到有人对他说:“跟我来。”这个声音!是……到了屋子里,那个人带他到板凳上坐着,放开了他的眼睛,突然看到薛洋眼睛里似乎有泪水,晓星尘慌了“阿洋?”薛洋突然抱住晓星尘,抽噎着说“我以为……”晓星尘愣了一下,随即回抱住薛洋“没事了,已经过去了。看,我为你准备的礼物。”薛洋抬起头,一脸懵逼:“啊?什么礼物?”晓星尘笑着说:“今天是我的阿洋的生辰啊。”薛洋突然想起来了,有点尴尬:“哈哈,我忘了……”晓星尘心疼地抱住薛洋,低头吻了一下他。薛洋的脸突然变成番茄,说“先……先吃饭吧!”晓星尘笑了,真可爱。

(写的什么鬼东西)阿洋生日快乐!


半自创角色:雷师余决(为什么是半自创呢因为原著中有提到过雷师但是从未出过场)

磕自己的cp(大概是两个穿越人士的爱情故事,因为是生命树的后代,所以无性(才不是因为我只会画女孩子🙃))

序章:千年前

  “你决定了。”蒙面女子看着面前少年模样的他说到。“嗯。”还是一如既往没心没肺的样子,可是眼睛已然失去了色彩,往日里绿宝石一一般的眼睛如今已黯淡无光。“那你接下来去哪里?我和你一起。”女子说,语气很平静。“不用了,你留下吧,对了这个给你。”少年拿出一个棋盘递给女子,女子接过来,问:“这是什么?”“这是我为家族留下的守护”说完少年就消失了……           ……         (没了)


一发完(好想要彩铅啊呜呜呜)

蓝家弭彰

蓝汸,字弭彰,号棣墨,蓝家三公子,穿越者,魔道祖师爱好者,性格活泼,爱好自由,常年在外游历,善长弦杀术、医术,武器:归崖(剑)、琴弦、银针。修为:元婴初期,年龄:比蓝湛小一岁。😛 正文: 杜若溪无论如向也不会想到,自己居然会穿越,还穿进不久前看完的小说里,自己就是去采购药材而已,居然就这么死了?而且,穿越就算了,还穿成了男生?有没有搞错?穿成男生就算了,还是个蓝家人?会死的好吗?她,哦不对,现在应该是他,一点都不想抄家规好吗?

“唉,云深不知处不可无端哂笑,不可疾行,我又犯了两条,又要去抄家规了。”蓝汸走向藏书阁。一天后,“兄长,我抄完了。”还好现在还是四千条,学生时代写作业的速度可不是说说而已的。“嗯。”不愧是蓝忘机,果然少言寡语。“兄长,明日再去见见母亲吧,我们三个一起。”“好。”蓝汸道了别,回到竹室(原谅我,我真的不会取名),坐在床上,拿起一本医书开始学习。第二天傍晚,蓝涣、蓝湛、蓝汸一起去看望了他们的母亲,温若琦很高兴看到他们,四人一起吃了晚饭。饭后,蓝涣和蓝湛先回去休息了,蓝汸留了下来帮温若琦一起收拾桌子,洗碗。

“汸儿,你不回去吗?太晚回去是会受罚的。”温若琦摸着蓝汸的头说。蓝汸抬起头,三岁的小孩脸上尽是担心,他看着温若琦,说“母亲,你变得苍白了,若是得了病,需及早就医才是,还有,我略通医理,可否让我为您诊断一番?”温若琦愣了一下,说“我并无大碍,汸儿无需担心。”但是蓝汸看见了她眼中痛苦的神色,叹了一口气,拿出事先准备好的药材,说“母亲,你很难过,我能够明白,可是,活着总会有希望的,我们都需要您,请一定不要放弃,好好的活着,我一定会帮您的。”温若琦的眼里流出眼泪,她蹲下来,抱住蓝汸,问“我可以相信你吗?我的孩子?”蓝汸难得的正色道“请务必相信我,母亲,我一定会还您自由的,父亲那边 我会去说的。”“,谢谢。”“您这是什么话,您是我的母亲,我 帮您不是应该的吗?您不必道谢的。”“那么,这包药请收好,这是用法用量,再见母亲,我回去了。”温若琦收好药和纸,看着蓝汸消失在夜色中后,就回屋了。

时间过得很快,这十一年间,蓝汸终于说服了父亲,让母亲回到了温家,温若寒见姐姐回家,兴奋的开了三天的宴席,他没有问姐姐这十多年去了哪里,因为她不想说,那他也就懒的问,回来就好。 一天,云深不知处来了很多求 学者,蓝汸和他的俩位兄长一同接待这些人